庙口仙

圈名庙口仙,文化初中,主嗑杰佣,注意避雷。

肝一半了,剩下的还在画。

玫瑰左轮(R)第四篇目
没有车,奈布狼化篇
在?来撸狼。
评论见链接

玫瑰左轮(R)第四篇目………

我错了,明天一定更,一定。

玫瑰左轮 (R) 一篇章

‌/雇佣杀手杰x魔物奈

‌私设奈布每月月底都会狼化,嗜血且不受控制。

‌ 杰克29岁大叔,奈布16岁少年,

‌ooc有,后篇血腥暴力场面有,黑弥撒场面有(百度找来的素材,会尽量深入了解)后期放荡不羁爱自由的奈布有点痞子的风格(´-ωก`)反正杰克也不是啥好人。/

     新手写文,请多指教!


‌:如果接受以上,欢迎食用,over。


        ⊙: 失去了什么,又会换来什么?


          梦中,无数次感到强烈的坠落感,在失去重心的强烈意识里,杰克猛然醒了过来。他睁开眼睛,贪婪的呼吸着空气,看向阳光照射进来的窗口——是伦敦难得的艳阳天。

        他起身,穿好衣服,洗漱好后,便出公寓觅食。往常平静舒心的小镇今天变得有些吵闹起来,在打听到消息后,他才知道,镇中心又有异教徒要被处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 这种事情杰克本不想去寻个热闹凑,听闻到那异教徒是信仰黑弥撒教徒后,杰克心里倒起了一些波澜。他急匆匆的在面包店里买了几个面包后,便立刻赶往镇中心去一睹这所谓的“魔教徒”的容颜。

        刚接近镇中心便听到广场起的一片骂声,污言秽语不堪入耳,杰克在穿过吵闹的人群后来到最前方,看向处刑台,那精瘦的少年被绑在十字架上,浑身上下血淋淋的,耷拉着脑袋,虚弱的喘着气,没人看得到他的面容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看了看怀表,已经快到早上十一点了,还有一个小时,这个“异教徒”少年就会被所谓“正义”的大火吞没,化为灰烬。正午,是那些愚蠢的基督教信徒处刑的最佳时刻,据说那烈日会将恶魔的灵魂烧个干净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一群自以为高高在上的基督教狗……”杰克心里想着,他本不应该在这种事上浪费时间,他应该好好想想下一个目标怎么样去处理。

         杰克想到这儿,转身便准备离开,但观察到身边的镇内居民突然沸腾起来,在意识到什么后他猛的回头,处刑架上的少年抬起了头,使杰克无意中对上了那闪烁的双眸。

         蓝色,绝美的蓝色,对方没有任何言语,但那双眼睛里装满了求生欲以及青涩感,一下子撞进杰克的心里——这是个涉世未深的少年。

        那一瞬间,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杰克的心里炸开来,冲击着杰克的大脑,那是一种渴望,一种浇不灭的欲望。

         处刑台上的少年在看到底下的人厌恶的神情,在听到那些污秽的言语后,有灵的目光便淡了下来,他挣扎,嘴里疯狂呼喊着“我没有,不是我。”不停地使劲挣扎着,试图摆脱掉那些束缚他的铁链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别他妈的让他跑了!该死的异教徒!就该下地狱!滚下地狱去受煎熬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  耳旁突然高声呼出这话,差点让杰克耳朵聋了。这真是恶劣的人性,丑陋的永远是必须下地狱的,而穿着糖衣带着笑容面具的就是救赎,这种令人发指的“危机感”让杰克恶心到想吐,但他不会这样去做。

         处刑台上的少年抽泣着,泪水拍打在他那被鞭子对待得伤痕累累的脚背。他明明什么也没有做,母亲被人奸杀,父亲被人谋害,就连自己也快要丢了性命,他不停呐喊着,泪水不休止地划过脸颊,沙哑的声音反抗这那些想要置他于死地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 在场面快要难以控制的时候,一个身着白色长袍,身材高大的男人抱着《圣经》走上处刑台,以忧伤的神色俯瞰着处刑台下的人们。少年瞬间明白了,悲天悯人的神父是刽子手,是恶魔派来的使臣。

        “疯子!你他妈想对我做什么?”少年高声质问着“神父”,但对方高高在上,并不理会被冠以罪名的少年。

       “主啊!您的怜悯我们会铭记于心,刻之以骨,请将这万恶的恶魔后代,打入无间地狱吧!阿门!”

       “神父”对着蓝天呼喊着,伸出的双手激动得有些颤抖,处刑台下的人们也跪下并跟着神父高呼阿门,声音集结在一起,像一把利剑,锥击着少年脆弱的内心,他绝望的看着台下的人,双眼没有了求生欲,只有泪水在不停地流下,心里做好了接受死亡的准备。杰克在看到这一幕后,心里便如同刀割。那双眼睛应该是充满活力的,而不是死气沉沉似一滩泥水。在计算好了一切以后,杰克便下定决心要冒这个险了,他悄悄掏出手枪,对向少年手臂旁的铁链,摁下了保险后,毫不犹豫的出了一弹。

       霎时,人群骚动了起来,听到巨响的人们慌张的逃窜,丝毫没有在意台上的少年。

       少年惊恐地看向杰克,眼睛睁得开开的,看到杰克没有做任何回应,迅速攀上处刑台,送开了少年身上的铁链,趁乱便拉着少年一路狂奔。从惊吓中反应过来奈布已经被救走的人群迅速集结并做出判断,处刑队伍便分开寻找着那可恶的“罪人”。

       杰克抱着面包拽着少年,在和那群红了眼的人群绕了几个圈后,便带着少年躲进了偏僻的小巷,渐渐远离了危险地带。

       在少年缓了口气后,杰克便给了他一块已经快要完全冷掉的面包 ,安抚着惊魂未定的少年。在得知对方没有恶意后,少年投去了疑惑的目光。

       他现在有许多的疑问,这个人与他素未谋面,却愿意以身相救,这让少年很懵,面前这个大叔为什么愿意赌上性命来救他一个不祥之人。

        杰克感受到了少年疑惑的强烈目光,便开口回答到:“我是杰克,29岁,是一名雇佣杀手,暂时居住在这个小镇。至于为什么救你,你就当我一时兴起吧。你呢可怜虫?你叫什么?”杰克用尽量温柔的的言语问候着少年。在两人对视了一会儿后,少年放下面包,颤抖地声线小声地讲到:“奈布,奈布·萨贝达,16岁。我母亲是裁缝,父亲是鞋匠,昨夜我们家被人恶意纵火,父亲被人乱刀捅死在家中,我和母亲在听到动静后从屋子里逃了出来,但后来,我们被发现了,母亲被那群禽兽侮辱,并割下胸部抛尸在河中,我因为背后的印记被抓到了这里。感谢你好心的先生,你愿意救下我实在是太好了。”奈布强忍着泣意,笑着看向救命恩人,瘦弱的双手颤抖地抱着面包,可怜地啃着,泪水滴打在手背上,不停地抽泣着,这一幕是格外的凄凉。

        他就是普通人家的孩子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 杰克安慰了奈布现下的心情,并答应他会抚养他直到他成年。但此地并不是一个谈心的地方,不宜久留,在等奈布吃下面包后,杰克便带着奈布绕过发疯的人群,躲进了一处居民楼的顶楼,从午间直至傍晚。待街上没有了人群嘈杂的声音,没有了妇女骂骂咧咧的叫喊,蛐蛐已经在一展歌喉后,杰克才叫醒了肩上打瞌睡的奈布,带着他悄悄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 抬头,望着弯弯的月亮挂上了昏暗的夜空,此时已然入夜。在抵达公寓后,杰克才突然觉得这间公寓实在是过于空旷,只有几把靠背椅子和一杆吱吱作响的铁床可以休息,这让杰克为了难。他立刻在衣柜里取了自己最小号的干净衬衫和裤子递给了奈布,让奈布去好好洗洗,少年在感谢了杰克以后,便小心翼翼的抱着衣物进了浴室,关上了腐朽的木门。

        杰克迅速地将床上铺的床单扯出,将其叠了一次后,拉了几把靠背的布垫椅子,便铺放在了椅子上。奈布从浴室出来以后,身上穿着杰克的衬衫,显得格外的矮小。杰克看衣服他滑稽的模样便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    “先生,您的尺寸对我来说太大了,裤子穿在我身上会掉下来,我害怕弄脏,便没有动您的裤子,请您见谅!”奈布恭恭敬敬的将裤子双手奉上。

        杰克看着这一幕,不禁笑了笑,他摸着男孩的脑袋,接过裤子,转身在衣柜里翻找到一条短裤,顺便还找了一卷皮带,继而递给奈布。

        男孩儿羞涩的弯腰接过,便快速回到浴室将衣物换上,沉寂的房间使人的感官无限放大,让听到一些动静的奈布心中毛毛的。他出了浴室,短裤还是大了一些,但是将皮带扣上,却显得恰巧适合,这对于奈布来讲,反而是个好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 杰克看了看男孩儿穿着自己的衣服,安安静静的站在一旁,揉了揉眼睛——他有些困乏了,经过今天精神的打击和肉体的消磨,现在的奈布困得眼睛都有些红红的,打着哈欠。

         见男孩儿如此困乏,杰克将临时休息地打整了一下,便躺在了椅子搭成的床铺上,他用他的大衣当做被子,将主床让给了奈布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先生,这怎么可以,我……”“不要过多的言语,呆在我身边,只需要听我的话,做事就行。”奈布最终是败在了杰克以及身体的双重施压下,拗不过杰克,他便乖乖的上了床,愧疚地看了一眼杰克,对上了躺下的人不可逆反的严肃表情后,便怀着愧疚和感激吹熄了蜡烛,进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      闭上双眼,放空思绪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本应在夜晚沉浸于无边孤独的杰克,在蜡烛熄灭后,睁开了眼睛,銮金的双眸转动着,耳边传来床上人稳定的呼吸,这使他感到空前的安心——或许是多了一个可以交流的人,这让杰克的心里有些不自知的欣喜和兴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在这种莫名的欣喜感下,他重新闭上双眼,听着奈布的呼吸声入了睡。


——:

        新手写文,有些草率,3k+。

        后期黑弥撒的部分仪式和一些恶熏的场面会出链接,会有car,入坑慎。

        自设奈布每月月底会狼变,嗜血。

         二篇有女装,注意避雷

         后期会有一些cp出现,黑白,蝶盲等诸多cp,注意避雷。

         感谢你的观看,这会成为我的大部分动力。